小国比利时给世界的启示

7月21日一整天,布鲁塞尔都沉浸在欢乐的海洋里。因为在这一天,比利时人迎来了“百年不遇今日遇”的双喜临门——建国183年的国庆节和第7位国王的登基大典。

当天,天公作美,天蓝日丽。一早,各界名流精神抖擞,盛装来到位于布鲁塞尔市中心的圣米歇尔大教堂。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来了,比利时首相迪吕波来了,即将退位的国王阿尔贝二世和其他王室成员也来了。在这里,国王和满座宾客举行了第一场公开活动——同唱赞美歌。接下来,阿尔贝二世在王宫签署了退位诏书;新国王菲利普在联邦议会举行了登基宣誓仪式;菲利普国王携王后玛蒂尔德在中心公园问候了普通民众;最后,燃放了绚丽多姿的礼花焰火。

作为旁观者,我这一天也没闲着,时而在人群中穿梭,时而坐下来欣赏百姓们的街头表演,时而又驻足眺望国王及皇室成员与民众握手寒暄,尽情分享着比利时人的欢乐。但到了夜深人静、多数比利时人进入梦乡之时,与比利时王室和老百姓既不沾亲又不带故的我却久久难以入眠。比利时能给世界什么启示?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鬼使神差般地纠缠着我。

高官亲民没架子
在比利时,即使是国王和首相这样高得不能再高的“官儿”,外出公干时也不会在警卫随从簇拥之下,拒普通百姓于千里之外,而是和颜悦色地与民众打成一片。这就是官亲民。

圣米歇尔大教堂的宗教活动结束后,国王阿尔贝二世和其他皇室成员徒步走出。街道旁边激动的群众高呼“国王万岁”,国王则与大家亲切握手互致问候。百姓为了表达感情,送给国王和王后礼物,有的是一张自制的明信片,有的是一枝玫瑰花。但国王和王后并没有看不起这些“轻如鸿毛的礼品”,而是把它们当作厚爱和敬意带回王宫。

2009年欧罗巴艺术节时,中国使馆举办了一次招待会。时任比利时首相的范龙佩手端一杯饮品,在宾客中转来转去,与大家谈天说地。满屋子宾客中,他的官阶肯定最高,却好像一位普通人。

我的一位即将外派当欧盟驻外大使的朋友,不久前在自己家里搞了一次离别派对,我应邀参加,没想到在他家碰到了范龙佩。范龙佩问我:“为什么穿红T恤?”我答:“红色喜庆。”他机智地笑着说:“下次访问中国时,我扎条红领带。”

主动退位不恋权
亨廷顿是知名美国政治学家。他曾写过一本书,名为《变动社会中的政治秩序》。在书中,他说过一句大意如此的话:权力虽然不能直接满足人的生理需要,但却和一切满足人生理需要的东西相联系。

所以不难理解:挖空心思不择手段获得权力的人有之,利用权力贪污腐化为所欲为的人有之,因迷恋权力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人亦有之,但主动放弃权力、尤其是放弃王位的人,却凤毛麟角。中国的乾隆爷是主动退位的,但那不过是做个样子,实际上他却退而不休地继续大权独揽当太上皇。在乾隆亡故之前,嘉庆一直是位傀儡“儿皇帝”。即使在比利时,国家历史180多年,国王更换了6位,自己主动“脱去龙袍”的也只有阿尔贝二世这么一位。

或许,阿尔贝二世活了79年,想通了“人活百岁终有一死”的道理。但环视欧洲,70岁开外,甚至80多岁的古稀耄耋君主,并不止阿尔贝二世一人: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87岁,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一世75岁,丹麦女王玛格丽特二世73岁。现在,阿尔贝二世已经退位,也不知这几位君主作何感想。

民族不睦但斗而不战
世界上,比利时是唯一一个以语言划分地区和行政界限的国家。也就是说,讲相同语言的人或民族大多聚居在同一地区。这样,比利时共有法语、荷兰语和德语3种官方语言,4个行政区:法语区、荷兰语区、德语区和布鲁塞尔双语(法语和荷兰语)区。

说法语的比利时人聚居在瓦隆地区,叫瓦隆人,人口约450万人;说荷兰语的比利时人聚居住弗兰德斯地区,叫弗拉芒人,人口约650万人。由于种种原因,这两大民族的矛盾根深蒂固。特别是近年来,弗拉芒人的独立倾向越来越大,要求从比利时分离出来。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比利时存在日益严重的分离主义,比利时国王和政府也拥有维护国家统一的宪法责任,但政府却没有动用国家机器去对分离主义者予以无情打击。瓦隆人和弗拉芒人之间的矛盾,也大体上可以采取和平方式,在法律框架内进行“文斗”,而没有走向明火执仗大打出手的“武斗”。

同属于欧洲,上世纪90年代南斯拉夫的解体则十分惨烈,战火连绵不断。克罗地亚独立时经历了克罗地亚战争;波黑独立时经历了波黑战争;科索沃独立时经历了科索沃战争。现在,除了比利时之外,西班牙存在巴斯克人和加泰罗尼亚人要求独立的问题,英国存在苏格兰人要求独立的问题,法国存在科西嘉人要求独立的问题……但这些民族独立问题的最终解决,应该采用和平方式,南斯拉夫是前车之鉴。

政府存废不影响国家运转
2010年~2011年,比利时经历了长达541天的“无政府”时期。当时,嘲笑挖苦比利时的声音不绝于耳。但如果换个角度看问题,你就会觉得,这一点难能可贵:没有正式的政府,政府工作却照常进行,老百姓的日子照样井井有条。2010年,比利时顺利担任了欧盟轮值主席国;2011年,比利时迅速作出决定,派战斗机加入了英国和法国发动的利比亚战争。而老百姓,该工作工作,该休假休假,几乎没有受到影响。一位比利时人甚至调侃说:“没有政府,布鲁塞尔的地铁准时多了。”

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比利时地方政府高度自治,即使中央政府瘫痪了,人民的生活秩序照常运转。

比利时为世界提供了宝贵经验:政治如果仅供政客玩儿就不会殃及百姓;中央政府应该权力有限,一旦它瘫痪了,国家会正常运转;地方政府应享有高度自治权。各地有各地的特色,那里的人民完全有能力管理好自己的事。

(原文见 http://zqb.cyol.com/html/2013-07/27/nw.D110000zgqnb_20130727_2-04.htm

小国比利时给世界的启示》上有6条评论

  1. 马光

    很好,有些做法值得每个国家深思和学习。
    是否亲民,是多种因素促成的,不但与社会治安相关,也与政治制度和自身权利大小相关。或许,还与其城市自治的传统密切相连。
    有无政府和是否混乱,这和中央是否集权关系似乎不大,换句话说,如果地方政府没领导了,也会照样运转。这是因为成熟的政治制度建立起来之后,官员所扮演的角色自然也就不同了。

    回复
    1. Xinghui 文章作者

      有些政府干的事太多,也太累,不知疲倦。政府应该干自己该干的,人民会照顾自己。这样就彼此相安,各行其是了。这一点,比利时是楷模。

      回复
  2. 民工

    话说今年欧洲好几个国家都有国王禅位的,俺们荷兰就是一例。人家这是有监督的政府,是选出来的;从政是为人民服务,自然就清廉认真咯。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