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移民:欧洲白人心中的痛(下)

此后,第二代、第三代穆斯林移民源源不断地涌入欧洲国家,与本土基督徒一起“和平共处”了几十年。但2001年发生在美国的“9•11”事件却骤然改变了这种和谐局面,欧洲居民和穆斯林移民间产生了猜忌和仇恨。2004年3月11日,西班牙马德里发生连环爆炸案,190人丧生;2005年7月7日,英国伦敦发生地铁爆炸案,52人死亡。事后证明,作案者都是穆斯林移民。从此,欧洲人对穆斯林移民的“反感度”达到了峰值。

埃及出生的英国历史学家贝特•叶奥写了一本书,名为《欧拉伯:欧洲-阿拉伯轴心》。在这本书里,叶奥还创造了一个新词“欧拉伯”(EURABIA)。它由“欧洲”(EUROPE)和“阿拉伯”(ARABIA)两个单词拼组而成。大意是说,随着阿拉伯人大举向欧洲移民,早晚有一天,欧洲人将淹没在阿拉伯人的汪洋大海里,从而失去自我。法国历史学家朱斯坦•韦斯还专门为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撰写了一篇文章,题为《欧拉伯的荒唐事》。该文开篇便说:“到2050年,欧洲将会认不出来了。在巴黎的圣日耳曼大道,林立的清真食品店将取代目前的浪漫酒吧;柏林的路标将用土耳其语书写;奥斯陆和那不勒斯的小学生,将在课堂上朗诵《古兰经》。”

这些观点,明白地透露出欧洲人和布雷维克一样的忧虑——害怕欧洲被“伊斯兰化”。但对穆斯林移民不满情绪的增加,他们已不再满足于口头渲泄,而是动用法律武器来限制穆斯林移民的自由。2004年9月,法国正式实施“头巾法案”,禁止在公立学校佩戴伊斯兰头巾、大十字架和犹太人小帽等明显的宗教标志。2011年,法国禁止在公共场合穿戴穆斯林罩袍及覆盖全脸的面纱。步法国后尘,比利时从2011年7起也禁止在公共场合穿戴穆斯林罩袍及覆盖全脸的面纱,违者将被处以137.5欧元罚金或不超过7天的拘留。

于是,越来越多的欧洲人,甚至一些高级领导人都质疑穆斯林移民能否成功融合到欧洲社会,认为欧洲推行多年的多元文化已经失败。2010年10月,德国总理默克尔对基督教民主联盟的党员说,多元文化主义“失败了,彻底失败了”。2011年2月,英国首相卡梅伦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说,英国推行多元文化政策几十年,结果造成了英国社区隔离、伊斯兰极端分子活动猖獗。2010年,萨科齐在法国发起了“民族认同”大讨论,他还形象地将穆斯林罩袍比喻成“移动监狱”。

2009年6月,欧盟公布的统计资料显示,欧盟成员国共有注册移民1850万人,另外还有800万非法移民。但由于欧盟不根据宗教信仰统计移民数目,所以不清楚在欧盟国家的穆斯林移民人数。但根据美国布鲁金斯学会2008年的一项研究显示,法国的穆斯林人口占其人口总数的8%,荷兰为6%,德国为4%,英国为3%;德国伊斯兰档案中心公布的数字说,2007年,全欧洲的穆斯林人数为5300万,占全部人口的7.2% (土耳其除外);欧盟成员国的穆斯林人口为1600万,约占总人口的3.2%。

不管哪一组数字,都能说明在欧洲穆斯林移民已有数千万。这么多穆斯林移民在欧洲休养生息,已经成了这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欧洲国家不可能退回到数百年前的单一民族国家,右翼分子也不可能用极端方法将穆斯林移民逐出欧洲,享受他们“纯洁无瑕的基督教生活”。基督教文明和伊斯兰文明和谐共生才是光明正途。

(原文见http://zqb.cyol.com/html/2011-07/30/nw.D110000zgqnb_20110730_3-04.ht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