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好比夫妻 互忍优于互信

不愧为“欧洲首都”,布鲁塞尔近日的确繁忙。别的不说,光是各种名目的研讨会、对话会、交流会,就多得很难在数量上统计清楚。参加会议的,也是各种职业、各种肤色、各种年龄,应有尽有。11月26日这一天,我有选择地参加了其中的两个,一个是“中欧论坛”,另一个是“欧洲论坛”。

“中欧论坛”的主要组织者是“欧洲之友”。“欧洲之友”是总部设在布鲁塞尔的一家研究机构;“欧洲论坛”的主要承办方是“欧洲改革中心”。“欧洲改革中心”也是一家研究机构,但总部位于伦敦,只是不怕花钱,会议被搬到了布鲁塞尔开。

“中欧论坛”是对公众开放的,主题讨论的是未来10年的中欧关系。2013年是中欧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建立10周年,又恰逢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闭幕不久,欧盟对欧中关系前景充满了期待。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还专门发来贺信,希望“中欧关系将迎来更加精彩的新十年”。

“欧洲论坛”是闭门会议,讨论的主题是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协定(TTIP)的前景。TTIP是欧盟与美国于今年7月正式开始的欧美自由贸易谈判,一般认为2015年可能达成最终协议。但在讨论中,就连代表欧盟与美国进行谈判的最高官员、欧盟贸易委员德古赫特心里也没底,承认他“自己也搞不清最终谈得成还是谈不成”。

但在这两个论坛的讨论中,有一样东西大家都认为很重要,那就是“互信”:互信可以促进中欧关系更上一层楼,互信能够加速TTIP谈判取得成果。既然大家都认为互信如此重要,那么,逆向思维地想,彼此一定存在着不信任。

1975年中欧建交时,中国还没有改革开放。应该说,那时彼此不太了解,相互信任更谈不上。但随着双边关系的不断深化,双方相互了解的渠道越来越多,中欧贸易额已突破5000亿美元。欧盟是中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中国是欧盟的第二大贸易伙伴。而在这个时候,互信问题却越来越突出。很显然,互信成为中欧关系障碍之日,恰恰是双方相互理解最深之时。

在解释国与国之间出现的这种现象时,有人喜欢用学术名词说事,常把国际关系描绘成超乎百姓寻常生活的“高端政治”;也有人喜欢拿日常生活的例子作比,把国际关系比喻成人际关系。比如,一对恋人,从相识发展到谈情说爱,彼此矛盾较少;可一旦结婚度过了蜜月期,双方冲突便逐步增多起来。于是,便出现了婚姻生活中存在“3年之痒”、“5年之痒”和“7年之痒”之类的说法。

要想弄清中欧关系的阴晴圆缺,以夫妻关系类比似乎更加浅显易懂。中欧建交38年,曾有过关系密切的“蜜月期”,比如1975年至1989年,1993年至2007年;当然,也经历过关系恶化、差点“离婚”的困难期,如1989年至1993年;还有在吵吵闹闹中关系不断深化的摩擦期,如2007年至今。

现在,中欧之间的各种交流机制有七八十种,最高级别的有首脑会谈,中间级别的有战略磋商,再下一层级的还有各种对话、论坛以及人文交流。应该说,目前是中欧交流渠道最多、最畅通的时期,也是双方相互最了解的时期,但目前也是彼此强调“增加互信”最响亮的时候。这正好应验了一句俗话:误解经常产生于交流和对话。

这就像一对一起生活了多年的夫妻,彼此最了解,也是双方最直截了当谈论各自关切的时候。比方说,1993年以来,欧盟虽然取消了绝大多数强加给中国的经济制裁,但直到今天仍没有解除武器禁运,也没有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在中国的关切得不到满足的情况下,欧盟如何能获得中国的完全信任呢?

欧美之间,按说彼此的价值观念和政治制度接近,文化上又是同源同种,应该很容易谈得拢,但事实上更像一对“关系深却利益更深的夫妻”,很容易为了各自的利益而闹翻。德古赫特说,欧美之间的分歧超过了人们的想象。

就拿这次TTIP谈判来说,美国要求欧洲开放文化市场,而法国则不同意。因为法国要保护自己的国内文化产业;美国要求欧洲加大进口美国转基因食品的力度,欧盟则以食品卫生标准不同予以推诿。2007年,欧美曾举行过类似谈判,但因各种因素而搁浅。2013年再次重新谈判,也没人保证一定能谈成。

因此有分析认为,中欧关系也好,欧美关系也罢,这种既相互了解又利益纷争的大国关系,的确像居家过了几十年日子的夫妻,增加互信固然重要,但更为重要的是努力互忍。否则,双方将面临日子难以为继的危险。

(原文见 http://zqb.cyol.com/html/2013-11/30/nw.D110000zgqnb_20131130_2-04.ht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