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待美国“监听丑闻”切莫简单天真

凡天下有事,表现得最为积极和兴奋的莫过于两类人:政客和记者。但两者兴奋的方式和目的各不相同,前者常常揣着明白装糊涂,目标是利用民意;后者往往是故意跟风炒作,目的是吸引眼球。斯诺登泄露的美国“监听丑闻”便是突出例证。

斯诺登才30岁,经历却丰富得很:当过兵,在中央情报局(CIA)干过,还当过国家安全局(NSA)的合同工。今年5月他跑到了中国香港,此后便不停地抖露NSA庞大监听计划的相关内容,一桩桩一件件,过程和内容曲折起伏,几乎可以比肩莎翁戏剧。

斯诺登爆料说,多少多少美国人和外国人的电话被监听了,于是美国人愤怒了;斯诺登爆料说,一天之内就有多少多少法国人的电话被监听了,于是法国人也愤怒了。斯诺登说,美国监听了梅德韦杰夫的手机、监听了默克尔的手机,当然,这两位也像被监听了的普通民众一样愤怒。但与愤怒的普通百姓不同的是,梅德韦杰夫和默克尔贵为一国政府首脑,有能量有途径直接向奥巴马“兴师问罪”。

出了“监听丑闻”,无论是美国的对手还是美国的朋友,都一哄而上,把美国批得狗血喷头,几乎腰板都直不起来了。

大家同仇敌忾地骂美国,难道在这些骂人的人中间就没有受益者?当然有!最直接的受益者就是新闻媒体。起初,斯诺登只爆料给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接着,各国媒体呼啦啦涌上来,争先恐后地跟风。为什么?因为跟风能赚眼球。而“眼球经济学”认为,赚了眼球就等于赚了钱。

斯诺登一直信誓旦旦,说他这么做是为了捍卫言论自由。他似乎把自己也算作捍卫言论自由的新闻从业人员了。一直呼应斯诺登的原《卫报》记者格林沃尔德也因此发达了。据《纽约时报》披露,eBay的老板皮埃尔·奥米迪亚将慷慨解囊2.5亿美元,资助格林沃尔德“与美国政府对抗到底的新闻事业”。请注意,这么大一笔金钱,与亚马逊老板杰夫·贝佐斯收购《华盛顿邮报》的钱一样多。

斯、格二位都是美国公民,都因为“泄露美国国家机密”而一夜成为世界名人。现在,斯诺登躲在俄罗斯,格林沃尔德藏在巴西。哥儿俩虽然“有国不能回”,却“坚持战斗在保护世界人民隐私权和言论自由权的第一线”。

这两位美国人使劲鼓噪的“监听丑闻”,近来还惹恼了另两位“铁娘子式的国家领导人”:巴西总统罗塞夫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因为斯诺登抖出的NSA秘密文件表明,罗塞夫的电话和邮件被美国人监控了,默克尔的手机已被监听了10多年。

一气之下,罗塞夫干脆取消了原定10月对美国的国事访问。她是如何通知奥巴马的?一则流传甚广的“笑话”说——她自己给自己发了一封电子邮件。

默克尔则直接打电话责问奥巴马:“你监听我的电话了?这是不可接受的。”奥巴马解释说:“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媒体解读说,奥巴马这是在“耍滑头”,现在没有、将来不会,不表示过去没干过。

分析人士说,关于“监听丑闻”,老百姓愤怒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本来就对秘密情报活动知之甚少。但那些“掌握着情报业务大政方针的国家领导人”也表现得十分愤怒,就有点装腔作势在演戏的成分了。因为,作为一位国家领导人,不仅知道自己国家的情报机构是否在监听别国领导人,而且肯定也会想得到,自己也可能被别国监听。

奥巴马是位“黑莓手机迷”。他之前的美国总统是不允许使用手机的,奥巴马当选后,执意要带着黑莓进白宫。经过与安全部门反复磋商,奥巴马终于成了第一位在白宫使用手机的总统。但条件是,他的手机必须经过严格的加密处理。

默克尔也喜欢用手机。据英国《经济学家》杂志报道,在日常交往中,她用的是诺基亚手机,而在工作中,她用的则是加密黑莓。给默克尔的黑莓手机加密的,是一家叫Secusmart的德国本土通讯公司,该公司曾声称其加密系统十分安全可靠,NSA即使“花1490亿年也不能破解它”。

默克尔事先完全应该意识到她的手机可能被监听,不然怎么会使用加密手段?所以,默克尔的愤怒,除了“被监听的尴尬”之外还另有原因。作为政治家,默克尔深谙如何顺应和利用民意。德国总理的手机被美国盟友监听了,德国老百姓想不通,所以很愤怒;自己的选民愤怒了,领导人岂有不表示愤怒之理?!所以默克尔只能顺应民意,“与人民同仇敌忾声讨美国”。

默克尔声讨美国的理由是,“朋友之间应该相互信任,不能互相监听”。但有分析人士反问:美国和德国做朋友和盟友才有几天?两次世界大战中,美德曾是不共戴天的敌人。10年前的2003年,默克尔的前任施罗德还曾与法国总统希拉克、俄罗斯总统普京站在一起反对布什总统对伊拉克动武。

二战后,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5个国家签署了情报共享的“五眼协议”,而德国一直被排斥在外。美国监听默克尔电话被曝光后,默克尔正好可以利用这一点主动进攻,乘势拉近与美国的情报合作关系,从而为德国的国家安全撑起一把可靠的保护伞。目前,美德情报部门正在磋商,有望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签署相关协议。

中国典籍《孙子兵法》第13篇详细论述了“用间”的方法及意义。孙武强调,一个国家应舍得动用资源从事间谍活动,以获取可以制胜的“敌情”,否则就是“不仁之至也,非人之将也,非主之佐也,非胜之主也”。《孙子兵法》早已被译成多国文字在国际上广为传播,说不定奥巴马和默克尔等都读过该书的“用间篇”。但孙武一定想不到,美国目前的“用间”手段已今非昔比。美国不必派出真人,仅仅运用科技手段,就可以远程获取他们所需的情报,覆盖面之广几乎到了无孔不入的程度。用梅德韦杰夫的话说,这是“厚颜无耻”;用美国国务卿克里的话说,是“走得太远”。

美国是一个在印第安人土地上建立起来的国家。印第安人有句谚语:“别走太快,等一等灵魂。”美国NSA“监听丑闻”之所以在国际上引起一片批评声,恐怕就是因为其规模之大、范围之广超过了其他国家可以接受甚至想象的程度。

美国人的监听步伐的确走得太远太快,现在最好停下来,等一等“落在后面的灵魂”。

(原文见 http://zqb.cyol.com/html/2013-11/06/nw.D110000zgqnb_20131106_2-04.htm

看待美国“监听丑闻”切莫简单天真》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