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人要玩平衡术

前些日子我去坦桑尼亚采访,发现这里的官员在谈论一篇文章。该文出自尼日利亚央行行长萨努西之手,3月中旬发表在英国《金融时报》上。文章的中心思想是,中国从非洲买走原材料,卖来制成品。一买一卖,利润丰厚。这就是剥削,是殖民主义。

萨努西地位显赫,他的父亲当过驻华大使,再加上尼日利亚是非洲人口最多的国家、刚当选中国国家主席的习近平即将首次亮相非洲等因素,这篇文章的过激言论一时间广受关注。据报道,萨氏言论在非洲精英阶层中有一定的认同度。

历史上,一些西方国家曾用武力和欺骗手段掠夺非洲资源、贩卖非洲人口、占领非洲土地、毁灭非洲文化,这才是殖民主义的本质。而中国,多年来一直向非洲提供援助,支持非洲的经济社会发展,这是不争的事实,根本与殖民主义不沾边。

当我身处坦桑尼亚的时候,有机会接触坦方官员,自然也就有机会当面听听非洲高官怎么说。所以,在采访坦桑尼亚总统基奎特时,我开门见山地把“殖民主义”这个问题“甩”给了他。
可能是因为事先报给总统府的问题清单中不包括这个问题,基奎特似乎感到有些意外。但略加思索之后,他却如此答道:“人们经常问我这个问题。但我在思考,西方国家也开发非洲的能源和资源,我们也和他们做贸易,但为什么偏偏称中国是殖民主义?”

“你思考的结果是什么?”我追问。

基奎特没有正面回答。他迂回但却反复说,坦桑尼亚想要的东西有4样,一是投资,二是市场,三是技术,四是发展援助。他强调:“这些东西到处都有。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日本、印度都有。”基奎特还列举了其他一些国家,也说了坦桑尼亚需要这4样东西的原因,还说了与这些国家开展贸易、加强合作之类的话。

见他并不愿意直接做答,出于尊重和礼貌,我也就不便再死缠烂打地追问下去了。但从当时的语境分析,我感觉,基奎特的话至少可以有两种解读。一是他反对给中国扣“殖民主义”的帽子,只不过他是用反问的方式给予肯定的答复;二是他同意中国是“殖民主义”的说法,只是当着中国人的面说不出口。

好在,关于“中国在非洲搞殖民主义”的歪理,已被批驳得体无完肤,也没必要“难为”这位总统。但我感到,他列举的4样东西及其获得的途径却值得充分重视。

在采访基奎特之前,坦桑尼亚《公民报》有一篇社论说,与中国合作时,坦桑尼亚人内心有恐惧。因为,他们必须考虑美国和欧洲国家的反应。

《公民报》是坦桑尼亚一份发行量较大的英文报纸,读者多属坦桑尼亚精英阶层。基奎特总统和《公民报》的说法虽然不同,但他们的意思却一样:坦桑尼亚需要同时从不同国家获得想要的东西。

《公民报》的一位编辑更是直截了当地对我说:“这不仅是我们的想法,很多非洲人都这么想。中国人、美国人、欧洲人、印度人都想要非洲的能源和资源,非洲人必须在这些大国间搞平衡,保护非洲人的利益。”

西方国家认为,中国近年来大举进军非洲,影响力日渐扩大,他们必须重返非洲,遏制中国的“扩张”。在这种情况下,非洲要在大国间玩平衡,正中西方国家的下怀,中国很可能因此而处于被动地位。

为了应对这种局面,我深感,中国至少应做好3个方面的事,以保证中非关系的可持续性发展。

第一,援助非洲建桥梁、港口、会议中心、体育场等地标性、象征性建筑,最大的受益者是当地社会上层。今后,重点更应放在建造食品加工厂、衣服制造厂、安居房等“惠民项目”上,让非洲老百姓切实感到中国援助的实惠。

第二,非洲劳动力资源丰富,而且比中国便宜。中国在产业升级换代的转型过程中,应选择适合非洲“洲情”的项目,在非洲设厂办企业,既可节约劳动力成本,又可解决非洲人的就业问题。

第三,扩大中非留学生互换项目,让中非青年更早更多地了解对方,这才是中非友谊可持续发展的基础。比如说,坦赞铁路虽是中非友好的历史见证,不过,“对非洲年轻人来说已是过去,它的象征意义已然褪了色。”那位《公民报》的编辑对我说。

(原文见 http://zqb.cyol.com/html/2013-04/17/nw.D110000zgqnb_20130417_2-05.ht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