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未扬帆远航的航海家

1
罗卡角灯塔
2
十字架
3
摩尔人城堡
4
发现者纪念碑
5
里斯本港湾

在我心中,葡萄牙的形象一直是变化的。

中学阶段,历史课本对我讲,始于秦朝,澳门就是中国的。时光流逝到1557年,葡萄牙人取得在澳门的居住权,尔后租借澳门做买卖,从此赖着不走达442年。那时,我觉得葡萄牙是一个巧取豪夺的国家。

1987年,葡萄牙和中国正式签署《联合声明》。葡萄牙同意,1999年将澳门主权归还给中国。葡萄牙还澳门,没像英国还香港时捣乱滋事。那时,我觉得葡萄牙是一个说话算数的国家。

2007年,12集电视纪录片《大国崛起》红遍中国大地。该片将葡萄牙列为9个世界性大国之首;同年下半年,葡萄牙担任欧盟轮值主席国,斡旋成员国签署了《里斯本条约》,使欧盟一体化进程迈上新台阶。那时,我觉得葡萄牙是一个国小人少却能干大事的国家。

当我真正来到葡萄牙,在罗卡角眺望了大西洋、在里斯本审视了发现者纪念碑之后,才悠然产生了一种置身其中体味葡萄牙历史的真实感。这时,我觉得葡萄牙是一个十分了不起的国家。

罗卡角位于葡萄牙首都里斯本西北42公里处,是由一块天然巨石突兀切入大西洋形成的海岬。大西洋的巨浪撞击在峭壁上,形成大片大片乳白色水雾,蔚为壮观;举目向西眺望大西洋,浩瀚飘渺,一望无际。波涛汹涌连天处,仿佛有几艘古老帆船在海浪中艰难穿行。

在罗卡角高耸的悬崖上,葡萄牙人修建了一座灯塔和一个面向大西洋的十字架。数百年来,这座灯塔犹如一位慈祥的老人,日夜迎送着葡萄牙出海和归来的水手;高高挺立的十字架,则恰似一位恪尽职守的牧师,为远航者默默祷告祝福。

这里是葡萄牙领土的最西端,也是整个欧亚大陆的“海角天涯”。在托起十字架的石座上,刻着葡萄牙诗人卡蒙斯的著名诗句:“陆地在这里结束,大海从这里开始。”数百年前,这里是葡萄牙海员对陆地的最后记忆;今天,这里却几乎成了来葡萄牙的旅游者的必去之地。

发现者纪念碑高52米,是一艘用混凝土建造的大船,位于里斯本出海口。15~16世纪的大航海时代,又称地理大发现时代或探索时代,是葡萄牙的黄金时代。当时,一批又一批葡萄牙航海先驱从这里出发,勇敢地去搏击桀骜不驯的大西洋。

绕着纪念碑,我转了三圈,细细端详和回味着雕塑中的每一位航海家。其中的一些名字,不要说在葡萄牙和欧洲,即使在今天的中国也依然是响当当的。在大航海时代,这些人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历史第一”。

迪亚士是第一位绕过非洲大陆最南端好望角的人(1487年);达伽马是第一位从欧洲航海到达印度的人(1498年);卡布拉尔是第一位到达巴西的欧洲人(1500年);麦哲伦是第一个环球航行的人(1519年~1521年)。麦哲伦是葡萄牙人,但他的环球航行却是为西班牙政府效力。

在发现者纪念碑上,船的两边共雕刻着33位葡萄牙航海名人。上述4位尽管名气很大,但在建碑者看来,最重要的不是他们,而是恩里克王子(1394~1460年)。该碑之所以在1960年落成,目的是纪念恩里克逝世500周年。碑文写着:“献给恩里克和发现海上之路的英雄”。那位站在船头,昂首注视前方的人就是王子恩里克。

恩里克是葡萄牙国王若昂一世的第三个儿子。按照当时葡萄牙王室的规矩,只有长子才有继承王位的资格,其他王子只能靠军功出人头地。1415年,年仅21岁的恩里克王子率葡萄牙舰队偷袭休达,仅用一天时间就占领了这座北非重要的贸易港口城市(现为西班牙自治市)。休达之战使恩里克王子一举成名。之后,若昂一世国王任命他为葡萄牙南部阿加维省的总督,罗马教皇任命他为基督骑士团团长。

夺取休达,恩里克尝到了通过航海和海战为葡萄牙开辟殖民地的甜头。在驻扎休达的一年多时间里,恩里克又从当地阿拉伯人中听到了许多在非洲西海岸航行的知识。慢慢地,他不仅迷恋上了航海事业,而且还在心中形成了一整套为葡萄牙富国强民、开疆拓土的“大思想”。

从公元8世纪初开始,来自北非信仰伊斯兰教的摩尔人逐渐统治了伊比利亚半岛的大部分地区。但该岛上信奉基督教的葡萄牙人和西班牙人,一刻也没停止过对摩尔人统治的反抗。1139年,葡萄牙赶跑了摩尔人,建立了欧洲第一个君主制民族国家。直到1492年,西班牙人才将摩尔人全部逐出伊比利亚半岛取得独立。

在独立后的几个世纪里,由于地理位置偏僻和资源匮乏,葡萄牙的经济一直比较落后,国家是否能生存下去都成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恩里克的“大思想”主要包括三方面内容。经济上,恩里克希望尽快绕过非洲,探索出通往印度和中国的新航线,通过贩运香料和丝绸,大力增强葡萄牙的实力。军事上,恩里克希望与传说中的祭司王约翰结成联盟,夹击北非的阿拉伯穆斯林。根据中世纪的传说,祭司王约翰统治着一个基督教国家,位置大约在今天的埃塞俄比亚一带。宗教上,作为虔诚基督徒的恩里克,希望在非洲更多传播基督教。

葡萄牙独立800多年来,其疆界基本上没多大变化。看一下世界地图就清楚了,葡萄牙的北面和东面是西班牙,西面和南面是大西洋。当时,西班牙为了光复国土正与摩尔人打仗,陆地没有出口。要想走出去实现自己的“大思想”,征服西面和南面的大西洋是恩里克唯一的选择。

1417年,恩里克来到阿加维省,在一个名叫萨格里什的荒凉渔村定居下来。传说,他在这里创办了世界第一所专业航海学校,系统研究航海技术、规划葡萄牙的航海蓝图。《大国崛起》的一段解说词是这样描述恩里克王子的:“我们无从知道,看起来面容古板的恩里克王子是因为具有雄才大略而包容,还是因为包容而具有了雄才大略。意大利人、阿拉伯人、犹太人、摩尔人,不同种族甚至不同信仰的专家、学者,聚集在他的麾下。他们改进了中国的指南针,把只配备一幅四角风帆的传统欧洲海船,改造成配备两幅或三幅大三角帆的多桅快速帆船,正是这些20多米长、60到80吨重的三角帆船最终成就了葡萄牙探险者的雄心;他们还成立了一个由数学家组成的委员会,把数学、天文学的理论应用在航海上,使航海成为一门真正意义上的科学。”

恩里克王子不仅研究航海,而且还用当总督和骑士团团长的收入资助远航探险。一生中,他共资助了6次远航。第一次是1418年,为葡萄牙发现了马德拉群岛;第二次是1432年,为葡萄牙发现了亚速尔群岛。中世纪,欧洲人已经知道这两个群岛的存在,这两次航行正式把它们划归葡萄牙名下。

第三次发生在1434年。这一次,航海家吉尔•埃阿尼什率领的船队成功越过了博哈多尔角。博哈多尔角是非洲西海岸(西撒哈拉)伸入大西洋的一个海角,那里气候恶劣,暗礁密布,海水呈红色。当年,欧洲人普遍认为那里是世界的边缘,是无法逾越的“魔鬼之海”。因此,穿越博哈多尔角宣告了葡萄牙对非洲大陆探险开拓的全面开始。

第四次是1443年,发现了拉斯努瓦迪布半岛(西撒哈拉和毛里塔尼亚共管)的布兰卡角(CAPE BLANC);第五次是1445年,发现了塞内加尔;第六次是1460年,发现了佛得角群岛。

1460年,恩里克去世了。在萨格里什,他为葡萄牙的航海探索和领土扩张忙碌了45年。他没结过婚,也没孩子;他毕生都在忙碌航海事业,却从未亲自出海远航(到休达的近海航行除外)。但他去世的那一年,葡萄牙船队沿非洲西海岸向南探险的距离已经达到了4000公里。

在这些航行中,非洲的大量黄金、宝藏,甚至还有黑人奴隶被源源不断地运回葡萄牙。这样,葡萄牙的国土扩大了,财富增加了。在后继航海家的继续努力下,葡萄牙人绕过好望角,占领达莫桑比克、印度的果阿、马六甲、中国澳门,甚至还到了日本。葡萄牙成了显赫一时、无可匹敌的世界性帝国。

历史学家一般认为,葡萄牙的航海事业离不开恩里克,欧洲航海的所有伟大发现都是从恩里克开始的。所以,恩里克被普遍尊称为“航海家恩里克”。

在葡萄牙,恩里克被视为民族英雄。在全国各地,葡萄牙人以各种方式纪念他,有的用他的名字命名街道,有的将他的头像印在邮票和明信片上,有的则铸造各种各样的雕塑。即使在今天的澳门,仍然保留着用他的名字命名的“殷皇子大马路”。

(原文见http://zqb.cyol.com/html/2013-06/07/nw.D110000zgqnb_20130607_1-12.htm

从未扬帆远航的航海家》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