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时:治病和尊严可以两全

近段时间,我投入很大精力采访了杨振治疗白血病这件事。杨振是比利时根特大学的一名中国留学生。不幸的是,他于2012年9月被确诊患上了急性白血病;幸运的是,2013年7月医院成功地为他进行了骨髓移植手术,现已出院。

回顾杨振的治疗过程,再加上对比利时医疗制度的粗浅了解,我深切地体会到,比利时的医疗体系不仅在努力救死扶伤,而且还在努力保护患者的尊严。就拿杨振来说,虽然是外国人,他生病后享受的医疗条件与其他比利时人一样,没有受到任何歧视和刁难;他需要支付的医疗费相当有限,不会因为治病而倾家荡产,也不必为了治病低三下四地四处求人。

试想一下,为了看病活命,如果需要变卖家产预交大笔押金和支付高额手术费,如果需要四处送礼求人找医生拉关系,如果需要请客吃饭求得一张病床和骨髓配型……像杨振这样来自贫寒家庭的病人,还有尊严可言、能有尊严地看病吗?

在一个欠发达国家,一个人在生病之后,在性命都难保的情况下,可能更难保持做人的尊严。但在国小民寡的比利时,人民却可二者兼得,为什么?我认为主要有以下原因——

医院是治病救人的机构,并非赚钱赢利的公司。在比利时,医院大多数是“国营”性质的,约80%资金靠政府预算拨款。因此,医院没有经济负担,医生只管钻研医术和精心给病人治病,而不需要考虑创收问题。

全民医保使人民看病无忧。在比利时,法律规定人人必须参加基本医疗保险。保费根据投保人的工资收入不同而变化。收入少的每月只需交十几欧元,收入多的也只需交几十欧元。而且,受益者是全家所有成员,并非投保者一人。有了这种基本险,全家人看病买药只需支付全部费用的约20%。如果这20%仍无力支付,既可申请分期付款,也可向社会救助机构寻求资助。一句话,比利时人即便没有钱也不耽误看病。

国家保障人人享有平等看病和使用医疗设备的权利。比利时的医院没有专门的高干病房、高价病房等为特殊人群服务的设施,医院对所有病人一视同仁。本来,比利时人在买了基本医疗保险后,还可以专门购买一些商业险种,比如可以享用单人病房的住院险等,但从医院的角度讲,原则是必须优先保证病人有床位,而不是让个别人享用单人病房。也就是说,只有在有闲置病房的时候才有单人病房。

护士上门服务保证了医院设施可以充分利用。如果一个住院病人的病情得到了有效控制可以回家接受治疗时,医生就会建议病人出院回家,病人需要的打针、换药之类的服务,或者必要的康复训练等,护士和康复师均可上门服务,费用涵盖在基本医疗保险之内。这样,医院的医疗设施就尽可能地留给了需要住院治疗的病人。

医院护士24小时服务,不用病人家属轮班陪床。比利时的护理工作是相当职业化的,护士提供全天候服务。病人家属可以在规定的探视时间里探视病人,但不需要轮流陪床和自费雇用护工。护士基本上可以做到微笑、耐心服务,几乎没有甩脸子甚至训斥病人及家属的情况。这样,病人家属不必浪费精力耽误工作为病人操劳。

官员不追求特别的医疗照顾。比利时皇家成员和政府领导人生病的时候,往往会以身作则,并不要求特殊的医疗服务。鲁汶大学圣吕克医院重症监护室主任昂松教授告诉我,一次比利时国王生病住院时,他要求与其他病人享受一样的待遇,不搞特殊化。国王说,这样他可以和自己的人民更接近。

“无过错医疗条例”化解医患矛盾。2009年1月1日,比利时正式实施了“无过错医疗条例”。根据该条例,一旦发生医疗事故,只要医生不是故意而为之,即可免除责任,患者则可得到赔偿。因此,医患关系保持了友好和谐。

中国有句古语:“蝼蚁尚且贪生”,人爱惜自己的生命是十分正常的事情。同时,但凡是正常人,都会爱惜自己做人的尊严。有人甚至认为尊严比生命更重要。人得了病,特别是在生命难保的情况下,维持尊严的能力可能会格外脆弱。一个生病的人想要保住自己的生命,尤其是在维护生命的时候还想保持尊严,谁能帮助他、有什么办法?除了他所在国家的政府建立的一套真正为民服务的完善医疗制度之外,别无良策。

(原文见http://zqb.cyol.com/html/2013-09/21/nw.D110000zgqnb_20130921_3-03.htm

比利时:治病和尊严可以两全》上有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