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难煞你了,美国同志哥!

这次奥巴马要武打巴沙尔,算是“崴了泥”了。英国不参加,断了左膀;一半美国民意不支持,折了右臂;普京百般阻挠,奥巴马又被浇了个透心凉。似乎没什么好办法了,美国不得不重回联合国,不得不与俄罗斯商谈。本已隆隆开启的美国战车,只好暂时熄火了。

普京还不依不饶,12日在《纽约时报》发表文章,好像提着奥巴马的耳朵警告说:“倘若发动袭击,将出现更多的无辜受害者,而且还会加剧局势紧张,很可能使冲突远远超出叙利亚。袭击将增加暴力冲突,催生新一轮恐怖主义。”

国际舆论也在折腾奥巴马。在叙利亚乱局中,美国若不出头,批评者说他不负责任,全然忘记了自己应承担的维护世界和平的国际义务;美国出头了来硬的,批评者又指责说这是穷兵黩武,有辱诺贝尔和平奖的名分。美国坚持动武是霸权主义,别国一味反对则是外交独立。好像美国如何行事,需受别国的摆布才对。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奥巴马只能举棋不定左右为难。

奥巴马目前的状态,若套用中国清代一首“咏疟疾词”(调名《叨叨令》),便是:“冷来时冷的在冰凌上卧,热来时热的在蒸笼里坐,痛时节痛的天灵破,战时节战的牙关挫。真个是害杀人也么哥,真个是害杀人也么哥,真个是寒来暑往人难过。”

奥巴马如此受煎熬,世人不应坐视不管,而应协力想出一剂治病良方。大英帝国著名诗人吉卜林的两句诗是这样说的:“(美国习惯了)受帮助者的责备,受保护者的痛恨。”这是吉卜林1899年写的,把美国摆在了一个崇高的位置。奥巴马听了,至少可以顺口气吧?

普京的诊断是:“叙利亚战争不是为了民主,而是一个多宗教国家的政府和反对派之间的武装冲突。”所以,一个主权国家的内部冲突,标榜“为自由民主而战”的美国管不着,也不必管,您歇着吧。

国际社会这么一闹腾,内心本来并不愿打仗的奥巴马还真有“带领美国歇着的可能性”。传统的治病方法就有“隔离法”,切断与外界联系。如果把这种“隔离法”用来说明美国对外政策,就是孤立主义。孤立主义的精髓是,经济上埋头跟别国做生意,而政治上则避免卷入别国争端。

这是美国开国总统华盛顿留下的“圣旨”。1796年他宣布退出政坛时发表演讲:“我们对待国外重大行为的准则是,在扩大商务关系的同时,应尽可能少地与他们发生政治牵连。”华盛顿说的“他们”是欧洲,这是美国孤立主义外交政策的发端和理论基础。

简要回顾一下历史,美国在国外争端中宣布中立是经常发生的事。美国总统曾在1794年、1914年、1936年和1939年发布过《中立宣言》;美国国会在1793年、1800年、1817年、1935年、1936年和1939年通过了《中立法案》。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威尔逊总统积极倡导成立普京所说的缺乏真正影响力的“国际联盟”,主张用国际多边主义解决国际争端。这就是史学家所说的美国理想主义外交政策。但一战中,美国死亡人数超过了13万,美国民众受不了,最终还是将美国拖回了“不管他人瓦上霜”的孤立主义。

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后,美国受制于《中立法案》不能参战,急坏了英国首相丘吉尔。多亏缺乏战略思维的日本人“偷袭”了珍珠港,才逼着美国1941年冲出了孤立主义。难怪丘吉尔得知珍珠港被袭之后激动得泪流满面。

1945年后,美国没有重回孤立主义。但每次在国外遇到挫折,美国国内的孤立主义总会抬头。现在的情况是,持续了10多年的阿富汗和伊拉克两场战争已使美国疲惫不堪,美国人不想再在国外打仗了;2008年爆发的金融和经济危机,已使美国经济萎缩债务沉重,美国人不想再在国外破费了。

更为重要的是,1973年石油危机后,为了保证能源供应,美国一直不肯撒手中东事务。但现在情况变了,自从页岩气革命以来,美国石油的对外依赖度已大幅下降。国际能源组织(IEA)预计,到本世纪30年代,美国基本上可以实现能源自给。

奥巴马的前国家安全事务顾问多尼隆认为,页岩繁荣是一个“革命性时刻”,“为我们追求、贯彻我们的国际安全目标提供了一只更有力的臂膀”。他话里暗含的意思是,作为产油地区,中东的战略地位不再那么重要了。更何况,叙利亚又不是产油大国。

美国国内的孤立主义情绪在不断升温,叙利亚问题促使美国回归孤立主义并非杞人忧天。当今世界,美国不是万能的,不能包打天下;但也有人认为,离开美国的世界可能会更乱、更危险。至少在眼下,巴沙尔不会同意交出全部化学武器。

现在,美国正站在孤立主义的门槛上。也许,国际社会应把美国往后拉一把。

(原文见 http://zqb.cyol.com/html/2013-09/14/nw.D110000zgqnb_20130914_3-04.htm

 

真是难煞你了,美国同志哥!》上有3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