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马克思在布鲁塞尔的流亡岁月

1
布鲁塞尔大广场

23
联排别墅                                   天鹅之家

1848年初冬,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

一栋摆设寒酸的公寓里,一个满脸胡子、身材矮小的男人正伏案写作。他肩膀宽大,看上去虽然年轻,但缕缕白发依稀可见。他左手执笔,字迹潦草得难以辨认。和往常一样,写作是时断时续的。趴着写一会儿,他就起身离座,围着书桌踱步,然后坐下来再写。

这个男人名叫卡尔•马克思,他正写的是《共产党宣言》。这一幕选自美国密苏里大学欧洲史教授乔纳森•斯珀伯刚刚出版的传记,书名叫《卡尔•马克思:19世纪的生活》。

马克思1818年生,卒于1883年,享年65岁,他的一生中有3年在布鲁塞尔度过。马克思本是普鲁士(德国)人,先流亡巴黎,后又被法国驱逐出境。1845年2月,他流亡到布鲁塞尔。

当时,马克思的经济状况窘迫极了,说身无分文一点儿都不为过。而且,他还得养家糊口。因为,他的妻子燕妮和长女珍妮一直陪伴左右。更要命的是,燕妮此刻已身怀六甲,二女儿劳拉不久将呱呱坠地。

在这种情况下,马克思离开巴黎的搬家费和到了布鲁塞尔的安家费等开销,一切都得靠别人资助。从恩格斯1845年2月22日写给马克思的信中可以得知,恩格斯一听到马克思流亡布鲁塞尔的消息就给他筹措了资金,并希望“这些钱够他全家在布鲁塞尔开始新生活”。

在布鲁塞尔的头一年,马克思一家的日子最难过。别的姑且不提,仅仅是住的地方就辗转了七八处。最终的“定所”是一栋现在称之为“联排别墅”的普通居民楼,上下四层。从1946年到1948年,马克思一家一直住在这里。这栋房子位于布鲁塞尔市伊克塞尔区的让•达登街(Rue Jean D’Ardenne)50号。这里环境还算恬静,交通也算方便。

如果现在造访这栋房子,你首先会发现,它已增高变成了一座5层建筑。最上面的那一层是房主后来加盖的。在楼房外墙上,伊克塞尔区历史协会写了一块小牌子:1846~1848马克思在这里居住。

因为这里是马克思的故居,所以现在成了“历史遗迹”。这一点,不知马克思当年是否想到过。但有一点,他肯定没想到,现在的住户不仅没把这座“历史遗迹”办成纪念馆,而且还堂而皇之地挂上了瑜伽馆的招牌。如果马克思得知现在的市民如此会做生意,也不知他有何感想。

马克思到布鲁塞尔不久,恩格斯便于1845年4月投奔了过来。这两位终身不渝的革命战友一见面即投入了工作。他们夜以继日地合著《德意志意识形态》,第一次系统阐述了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如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生产关系必须适合生产力的发展等,标志着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成熟。

值得一提的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写作该书时采用了幽默和讥讽的风格,给他们艰辛的工作增添了乐趣。在马克思逝世后不久的1883年6月2日,恩格斯在写给劳拉的信中回忆说,他和马克思写到得意时常大笑不止,“闹得你们难以入眠”。

当然,在这3年岁月中,马克思自己也独立完成了两部著作。一部是针对普鲁东的《贫困的哲学》所写的《哲学的贫困》;另一部是根据他给布鲁塞尔德国工人协会演讲稿整理而成的《雇佣劳动与资本》。

做了这些理论准备之后,1848年2月,马克思和恩格斯最终合作完成了他们的巅峰之作——《共产党宣言》。它即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第一个纲领性文献,也是马克思主义诞生的重要标志。

应该说,马克思不仅是一位理论家,而且还是一位共产主义实践家。从他的住处步行约两公里,便来到了布鲁塞尔市中心著名的大广场。当年,这里不仅坐落着市政厅,还聚集了比利时的许多行业商会。在大广场的一角,有一座名为“天鹅之家”的建筑,马克思经常在一楼的咖啡厅与工人见面,商讨工人运动的策略及前途。

现在,“天鹅之家”是一家高档饭店。饭店外墙悬挂的铭牌写道:“马克思自1845年2月至1848年3月住在布鲁塞尔。他曾跟德意志工人协会和民主协会一起在这里欢度1847~1848年的新年之夜。”

《共产党宣言》是1848年2月21日在伦敦公开印刷的。此时,风起云涌的1848年革命正席卷欧洲各国,欧洲的君主们惶惶不可终日。这时,有人将一纸诉状投到比利时司法部,说马克思将所得父亲遗产(5000~6000法郎)的1/3用来资助比利时革命。于是,未经严格的司法调查,比利时国王利奥波德一世便发布命令,将马克思驱逐出境。

从此,马克思离开了布鲁塞尔,再也没有回来。

图五

(原文见 http://zqb.cyol.com/html/2013-05/10/nw.D110000zgqnb_20130510_1-12.htm

追寻马克思在布鲁塞尔的流亡岁月》上有2条评论

  1. Junjun

    是非功过,留待后人说。估计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文字引起了一场血雨腥风,呵呵,更不会想到很多人开始了痛苦的历程吧。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