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沙尔应替叙利亚百姓想想

巴沙尔是叙利亚现任总统。巴沙尔是名,阿萨德才是姓,连名带姓是巴沙尔·阿萨德。提起阿萨德,人们不禁又想起叙利亚前总统哈菲兹·阿萨德。现总统是儿,前总统为父。在中文语境中,为了区分这一对父子总统,儿子被称为巴沙尔,而老子则被称为阿萨德。

1970年,阿萨德通过军事政变上台。总统位子一坐上他就不肯下来,直到30年后的2000年才“死而后已”。继位的巴沙尔,统治叙利亚到今天已有10多年。父子俩都喜欢说,他们当总统是叙利亚人民民主选出来的;而西方则习惯讲,这两位都是独裁者。在当今世界,按封建体制那一套,“皇上”世袭罔替的国家,可谓凤毛麟角。叙利亚就是凤毛麟角之一。

2010年年底,求民主反专制的“阿拉伯之春”在突尼斯拉开帷幕。2011年1月,统治突尼斯20多年的独裁民选总统本·阿里下台;2月,统治埃及30多年的民选独裁总统穆巴拉克下台。当年1月,叙利亚人也纷纷走上街头,要求巴沙尔下台。虽然父子俩统治叙利亚已40多年,但巴沙尔拒绝效仿本·阿里和穆巴拉克。于是,巴沙尔和反对派打起了内战。

内战一打便停不下来,到现在已持续两年半有余。期间,统治利比亚40多年的独裁者卡扎菲被美英法等西方国家联手用武力赶下了台。西方国家也曾叫嚣对叙动武,但由于种种原因,比如奥巴马忙着竞选总统、西方国家意见不一致、俄罗斯坚决反对西方动武,等等,巴沙尔才避免了灭顶之灾。但叙利亚人民却在内战中吃尽了苦头,丢了性命的有10万,流离失所的近200万。

如果要列举不下台的理由,巴沙尔能说出无数条,而且条条都能说得言之凿凿。比如他会说,他是民选总统,外国人无权要求他下台;哪个叙利亚人想当总统,只能等到明年大选再说。按照这个日程表,巴沙尔在总统宝座上坐着,而他的臣民却要继续流血到明年。

但美英法等西方国家却不愿意等了。奥巴马8月31日说,在未来的一个月中,每一天都有可能对叙利亚采取军事行动。美国这次动了武力打击巴沙尔政权的念头,理由是8月21日巴沙尔政府军对平民使用了化学武器,造成了1000多名平民死亡,越过了2012年7月奥巴马设定的“红线”。

美英法等国政府出示了不少巴沙尔动用化学武器的证据,向本国和世界解释其对叙动武的“合法性和正当性”。列举情报信息的有之,列举智库研究报告的有之,列举医学化验结果的亦有之。比如,美国务卿克里9月1日在华盛顿表示,受害者血液和头发样本分析结果显示,沙林毒气测试结果呈阳性。而巴沙尔在反驳时却没拿出科学数据和详细信息,而是采用了辩论时常用的“逻辑分析法”:政府军明显占有优势,为什么要使用化学武器?

多数观察人士认为,在是否使用化学武器这一问题上,科学化验和详细信息的说服力显然胜过逻辑分析。但是,美英法拿出了“有人使用了化学武器”的证据,却未必能证明化武使用者是叙利亚政府军。巴沙尔在辩解“政府军没必要使用化学武器”的同时,如果能用确凿证据证明化武使用者是反政府武装,事情可能就简单明了了。

有一点可以肯定:美国及其盟国一旦对叙动武,会伤及叙利亚平民。所以,美国不宜轻率开战。巴沙尔誓言,如果美国动武,他将随时奉陪,而且美国必败。这话听起来气壮山河,但在内心中,恐怕连巴沙尔本人也没多少信心。

人们记得,说过与巴沙尔类似的硬气话的,至少应包括前南联盟总统米洛舍维奇、前伊拉克总统萨达姆、前利比亚总统卡扎菲。结果呢,米洛舍维奇死在了海牙国际法庭的监狱里,萨达姆死在美军架设的绞刑架上,卡扎菲死在了自己子民的枪口下。

如果巴沙尔要为自己的总统宝座“抛头颅洒热血”,不惜与西方开战,那是他自己的英雄气概。但战事一起,生灵涂炭,许多无辜平民会跟着遭殃。

好在,奥巴马反复讲,此番动武将是小规模的、短暂的,目的是惩罚巴沙尔对平民使用化学武器,并不想推翻巴沙尔政权。因此,巴沙尔手中便有了化解危机的牌:全部交出化学武器;如果政治勇气更大,他也可以宣布提前举行总统选举,而且自己不谋求连任。

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不知巴沙尔是否明白其中的道理。但统治叙利亚那么多年,在大战可能来临之际,除了为自己的权力着想,巴沙尔也应为自己的百姓想想。

(原文见 http://zqb.cyol.com/html/2013-09/07/nw.D110000zgqnb_20130907_3-03.htm

巴沙尔应替叙利亚百姓想想》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