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靠军人建民主是个白日梦

7月下旬的一天,我去比利时根特市看望朋友。碰巧,每年一次、每次持续10天的根特节正在这里热热闹闹地举行。1843年以来,根特人在每年的7月下旬都要欢度这个节日,根特节现已发展成欧洲最大的文化艺术节之一。这段时间里,每天都有10万人左右聚集在全市大大小小10多个广场上,说笑、喝酒、跳舞、唱歌、听音乐,自在逍遥、其乐融融。

午夜时分,我才回到布鲁塞尔的家。打开电视,BBC和CNN重复播报着埃及抗议和暴力的画面。在开罗解放广场,埃及人大致分成两派,他们各自高举国防部长塞西和前总统穆尔西的肖像,喊着口号斗来打去;军警则全副武装,枪声响起之处,总有人溅血倒地。

对比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情景,我感慨良多。比利时,小国一个,建国不过180多年,其人民此时正悠哉游哉地享受着节日的欢乐。埃及,历史长达6000多年的文明古国,即使是在斋月这种穆斯林传统节日里,人民也不能与家人朋友聚在一起,而是“饥肠辘辘”地上街游行抗议。更可悲的是,在7月27日至28日这个周末,近百名群众搭上了性命。

自7月26日以来,埃及支持穆尔西的穆斯林势力和反对穆尔西、支持军方的世俗自由派势力之间的冲突明显加剧,直接原因是以国防部长兼武装部队总司令塞西为首的埃及军方第二次宣布了“48小时限令”。

7月25日,埃及军方发表了一份题为“最后一次机会”的声明,敦促伊斯兰党派在48小时内加入全国和解对话。声明还号召支持军方的群众走上街头,为军方“打击暴力和恐怖主义”授权。

由此再回溯三个多星期,埃及军方在7月1日也曾发表过第一份“48小时限令”,要求当时还在台上的穆尔西总统在48小时内处理好民众要求他下台的抗议示威问题。

第一个“48小时限令”过后,军方罢免了穆尔西;第二个“48小时限令”过后,按照军方的说法,是采取了新措施“打击暴力和恐怖主义”。结果,近百人死亡,数千人受伤。

现在,埃及正处于十分危险的边缘,如果再不能勒马,埃及将坠入万丈深渊——民主进程无限期拖延、军人将再次执掌政权、社会族群陷入严重分裂,甚至像叙利亚一样陷入血腥内战。如果把民主看作长期的理想追求的话,防止军人执政和内战则是必须马上解决的“急症”。

从1952年开始,埃及的最高执政者纳赛尔、萨达特和穆巴拉克,都是军人或军人出身;2011年初,埃及第一次革命推翻了穆巴拉克,随后以国防部长坦塔维为首的军人集团掌握了埃及过渡时期的权力,一直持续到2012年6月穆尔西上台;2013年7月,民选总统穆尔西被军人罢免。国防部长塞西虽然没有亲自执政,但却是埃及事实上的最高领导人,临时总统曼苏尔不过是傀儡罢了。

塞西是埃及军方新领导人,但却是穆巴拉克领导时期成长起来的旧军人。曾有传闻说他有意竞选总统,但军方予以否认。否认归否认,塞西是准备亲任总统,还是找个傀儡放在明处、自己躲在暗处“垂帘听政”,都是埃及人之祸,是埃及民主进程中最大的绊脚石。

对于世俗自由派来说,人数规模不及穆斯林政党派别,想要改变现状却力量不足。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吁请军人出面罢黜穆尔西,是可以理解的。但世俗自由派也应明白,他们或许善于组织游行示威,但却不善于组织团结统一的政党赢得大选。所以,依靠和支持军人暂时达到目的还算说得过去;但从长期看,他们应把精力主要放在组织有能力有效率的政党上,着眼于未来选举。

对于穆斯林兄弟会来说,埃及人民已经给了它一年时间。但实践证明,穆兄会虽然在组织竞选上是成功的,但治理国家却是无能和失败的。穆尔西大量任用穆兄会成员担任政府要职,显示了不包容其他政党的狭隘性;他忽视宪法大幅扩张总统权力,暴露了独裁统治的倾向;埃及经济一路滑坡,又说明了穆尔西治理经济能力的缺失。现在,穆尔西被罢黜,穆兄会不应停留在“罢免穆尔西违法”的斗争层面,而应采取更积极的措施加入和促进和解进程,把目光投向下次大选。

埃及各派政治力量应该明白,军人执政是不符合世界潮流的。军人应在确保社会稳定的前提下,为目前的政治过渡顺利保驾护航;临时总统曼苏尔应协调各派力量和解,尽快制定出公正宪法;而世俗自由派和穆兄会都应该清楚,只有和解和联合执政,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
如果埃及出现军人执政或陷入内战,将是埃及人的不幸,也是整个中东地区的不幸。

(原文见 http://zqb.cyol.com/html/2013-08/02/nw.D110000zgqnb_20130802_3-04.htm

埃及:靠军人建民主是个白日梦》上有1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