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的虚伪和虚伪的民主联手折磨埃及

为避免误解和费解,我开篇先简单定义一下两个关键概念:民主的虚伪,是指美国民主中虚伪的一面;虚伪的民主,是指埃及目前的民主还不是真民主。

2003年,美国知名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在首都华盛顿主办了一次学术研讨会,讨论的主题是美国人如何看中国。满屋子坐而论道者如果全是美国人,总有自娱自乐之嫌。所以,作为中国人的我被邀出席,谈谈中国人如何看待美国人对中国的看法。这样一来,研讨会至少看上去全面、平衡了许多。

我发言刚一结束,一位女士态度认真地提出一个问题:“美国人一边批评中国不民主、不自由、没人权,一边又跑去中国做生意赚钱。我们这么做是不是太虚伪了?”出于对这位女士真诚的佩服,我真诚地回答:“美国是一个了不起的民主国家。但我也必须承认,美国民主也有虚伪的一面。”

随着不断深入地观察美国对外行为,我还发现,美国民主不仅具有虚伪的一面,而且这种虚伪的表现方式还多种多样。在中国,主要表现为边批评边赚钱。有人说,美国放弃了道德底线,在中国赚的是“不义之财”。而在世界的另外一些国家,其表现则是推行“预算民主”。手头宽裕时,不择手段输出民主。手头拮据时,则将民主推广抛到脑后。

比如,2000年,布什当了美国总统。第一个任期,他就发动了对阿富汗和伊拉克的两场战争。通过这两场战争,美国希望达到的目的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个是在中东移植民主制度。这就是所谓的“大中东计划”。但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后,美国财政捉襟见肘。缺钱了,奥巴马政府决定从阿富汗撤军,从伊拉克撤军,根本顾不上将这两个国家的“民主建设半拉子工程”干到“竣工”。

更明显的例子是,2011年,“阿拉伯之春”席卷北非国家,民主化浪潮袭击阿拉伯世界。为了推行民主,法国和英国牵头打响了利比亚战争。而美国,为了节约开支,甘愿“退居二线”,只为盟国提供诸如预警和空中加油之类的“服务性帮助”。

现在轮到埃及了,美国民主的虚伪性表现得更加隐蔽。

7月3日,以国防部长塞西为首的将军们罢免了埃及历史上第一位民选总统穆尔西。这件事,从形式到内容都是标准的军事政变。但奥巴马政府却不这么说,因为美国相关法律禁止援助军事政变国家。1979年,埃及与以色列缔结和平协议。此后,美国每年向埃及军队提供13亿美元援助。

美国本国的军费还在不断削减,干吗还不省下这数目并不算小的13亿美元?

其潜在逻辑是这样的:以色列犹如美国在中东的“亲儿子”,美国必须保护以色列的安全。埃及是中东阿拉伯世界的强国,保护以色列离不开埃及的配合和支持。埃及军方掌握埃及的实权并支持中东和解,美国需要保持与埃及军方的密切关系。穆斯林兄弟会支持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反对以色列,美国不希望穆兄会上台。

明白了这一逻辑,埃及局势就好理解多了。埃及的将军们和美国有共同利益——排斥穆兄会。所以,埃及警方和军方肆无忌惮地开枪屠杀手无寸铁的穆兄会成员,美国政府并没有大张旗鼓地指责,而只是假惺惺地呼吁“冲突各方都要保持克制”。

有人说,穆尔西2012年当选埃及总统,标志着埃及民主已经降临,但事实并非如此。比如,埃及目前的冲突越来越惨烈,而冲突双方却各执一词。军方说,他们是为了“挽救民主”。穆兄会说,他们是为了“争取民主”。显然,双方都在滥用“民主”这个美妙的字眼。

再往深处看,穆尔西代表穆兄会上台当总统,只为穆兄会做事,安插穆兄会成员当政府高官,将代表原教旨主义的思想写入宪法和法律,完全忽视了其他选民和党派的政治诉求。如果穆尔西在总统的位置上再多呆一些年,完全可能把埃及变成伊朗那样政教合一的国家。政教合一意味着伊斯兰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占绝对主导地位。当一种意识形态占据主导地位时,政治上的专制独裁便是必然结果。这是历史的教训。

从军方看,塞西的威望日隆。在埃及许多地方,世俗自由派人士高举塞西将军的画像,把他当成了救世主。现在,许多军方支持者要求塞西出面竞选总统。如果塞西动了当总统的念头,他肯定会动用一切力量“打残”穆兄会。因为塞西心里清楚,穆兄会是代表埃及草根民众的最大政治力量。如果不极大地削弱穆兄会实力,塞西很难当选。

塞西是职业军人,职业生涯的全部都在军中度过。如果他脱了军服当总统,掌握枪杆子和刀把子的军方自然变成了塞西依赖的后台。这样,埃及将重新回到纳赛尔、萨达特和穆巴拉克的时代。穆尔西和其他穆兄会的领导只能继续过铁窗生涯,而穆兄会作为政治组织可能再次从地上转到地下。

美国民主的虚伪和虚伪的埃及民主都是恶化埃及走向真正民主的毒素。

美国应放弃(或至少减少一些)虚伪,真心实意地帮助埃及顺利实现民主转型。埃及各派政治力量更应摒弃各自的虚伪说辞和对权力的眷恋,拿出和解和团结的勇气,为建立真民主努力。

(原文见 http://zqb.cyol.com/html/2013-08/05/nw.D110000zgqnb_20130805_2-07.htm

民主的虚伪和虚伪的民主联手折磨埃及》上有5条评论

  1. 马光

    其它的不清楚,但是有一点是清楚的:民主为何成了国家政权唯一的追求目标?当民主成了放诸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标准”时,应该对这个“真理”反思了。

    回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