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6年03月

历史告诉我们说:世界进入了经济低增长时代

图23月5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新华社记者 丁林 摄

 

编者按: 每年3月初,北京似乎变成了世界瞩目的中心。因为,“两会”在这里要举行两个多星期。各色人等在此期间挖掘不同的信息,为己所用。3月5日上午9时,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隆重开幕,听取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关于政府工作的报告。他说,2016年中国的GDP目标是6.5%-7%。中国GDP两位数高速增长的时代或许一去不复返了。重读我三年前发表的一篇言论,至今仍觉得说得十分在理。请诸位也浪费几分钟,读一些有些道理的文字吧。

每天早晨醒来,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是读报。拿起4月24日的英国《金融时报》(欧洲版)一看,头版头条的标题即刻跃入眼帘:悲观主义笼罩全球经济。黑黑的字体显得那么忧郁,搅得我也跟着情黯神伤。

文章的行文方法一如既往——用数字说话。Markit“采购经理人指数(PMI)”显示,欧元区4月的制造业PMI跌至46.5,创今年4个月来的新低。德国是欧元区最大的经济体,这一指数降至48.8,创近6个月来的新低。

Markit是总部设在英国伦敦的专业金融信息提供商,世界知名度颇高,其公布的PMI广受关注。通常认为,PMI的分界点是50,高于50说明经济在增长,低于50则说明经济在萎缩。

有关美国和中国的这一指数,要等到5月初才正式公布。但据预测,美国的PMI将从3月的54.6降至52,为2012年11月以来的最低点;而中国的PMI将从上月的51.6降至50.5,为两个月来的新低。

衡量一国经济增长与否的指数,肯定不止PMI一种。但如果世界经济大国的制造业PMI老是走下坡路,那么几乎可以肯定地说,世界经济前景是悲观的。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经济预测,也为这种悲观情绪添了注脚。今年1月的时候,IMF还说今年世界经济将增长3.5%;可到了4月,就把这个数字下调到了3.3%。

2008年,雷曼兄弟公司垮台引发世界金融海啸。接着,金融海啸又冲垮了实体经济。5年过去了,世界经济在增长与衰退之间苦苦挣扎,各国领导人在寻求刺激经济增长良方中苦苦忙碌,普通百姓在期盼经济恢复增长中苦苦等待。

有谁能给出世界经济恢复增长的时间表呢?现在看来还没有这样的人。如果顺着过去5年的思路想下去,我们将得出这样的结论:世界经济将在时好时坏中打转,时而悲观主义占上风,时而乐观主义占主流。然而,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用逆向思维来想问题:难道经济一定会增长吗?难道经济增长是“天赋人权”吗?

英国历史学家安德鲁•罗伯茨曾写过一篇文章,名为《欧洲走进历史死胡同》。他在文章中说,杰里米•边沁、约翰•穆勒、卡尔•马克思和安东尼奥•葛兰西等思想家认为,人类历史是朝着某个进步方向螺旋式上升的。这种思想倘若体现在经济学中,就等于是这样的假设:经济增长是一种定数,和天赋人权差不了多少。

如果人类历史是无限长的话,这样的说法是正确的。但同时我们也应看到,历史又是有分期的。在一定时期,甚至在很长时期内,经济增长却是要么原地踏步、要么变化微乎其微。比如,罗马帝国就曾经历过长达250年的经济停滞期;西罗马帝国公元410年灭亡后,欧洲进入了长达1000多年的中世纪黑暗期,经济也几乎没有什么增长;1683年至1923年,奥斯曼帝国也遇到过类似目前希腊债务危机这样的问题。

中国封建社会,历时两千多年。新王朝初建时,统治者的国策大都是休养生息;待经济恢复了,却又是大兴土木,直至被另一个新的王朝取代。经济一直周而复始地在基本相同的层次上循环,谈不上真正增长,更谈不上人民生活的实质性改善。难怪元代著名散曲家张养浩在其代表作《山坡羊•潼关怀古》中说:“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2012年,美国西北大学教授罗伯特•戈登发表了一篇广受追捧也广受争议的文章,题目是《美国经济增长结束了吗》。文章从历史的角度出发,用定量分析法解释了经济增长并非天赋人权这一问题。他说,与人类历史相比,经济增长是个相对较晚的现象。如果以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增幅衡量,1750年之前几乎不存在经济增长。

戈登的计算结果是这样的——在人类人均GDP增长过程中,第一次翻倍用了500年(1300年到1800年),第二次翻倍用了100年(1800年到1900年)。进入20世纪后,该进程速度加快,1929年到1957年的28年间,人均GDP提高了1倍;1951年至1988年的31年间又提高了1倍。但戈登接下来指出,经济增长今后将大幅放缓。他推测说,未来经济的年增长率可能只有0.2%,远低于1987年至2007年间的1.8%。

1972年,罗马俱乐部出版了一份颇受重视的研究报告——《增长的极限》。该报告认为,人类用高能耗的方法发展经济,是不可持续的。它开出的药方是经济零增长。

通过回顾历史,有一点我们现在应该清楚了。经济到底什么时候会再次恢复增长,谁也不好准确判断,或许需要10年,或许需要几十年。在目前地球已不堪重负且科学技术又没有重大突破的情况下,经济低增长或零增长也是件正常的事。在一定时间内,人们应尽量习惯这种状态。否则,人类社会将应验美国作家约翰•厄普代克的小说《兔子富了》里主人公所说的话:

“我们的孩子长大后只能靠剩饭剩菜为生,因为大餐已经被我们吃掉了。”

(原文见 http://zqb.cyol.com/html/2013-04/26/nw.D110000zgqnb_20130426_2-05.htm)

图13月5日,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图为军乐团高奏国歌。 新华社记者刘军喜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