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想说就说

春晚啊春晚,人心难扶

马年春晚,上演前被冠以“冯氏春晚”,可见观众对冯导有多么期待。何也?因为民众头脑中有个幻觉,认为冯导独特的幽默,能给中国人的年夜饭加入不同的“快乐滋味儿”。

饭吃了才知道,依然是味同嚼蜡。回顾数千年的中国史,我们中国人最常犯的最大错误是对所谓能人的期待太高,总是希望某某某能给我们百姓带来所希望的东西。结果呢?希望之后老是失望。这也说明一个真理,能人也是常人,不是救世主。一些人把自己的快乐和幸福寄托在另一些人身上,是可悲的,有时甚至是危险的,多数情况下也是难以实现的。

春晚办了30多年,规模越来越大、场面也越来越来大,但观众从中获得的欢乐却越来越少。为什么?因为在文化和快乐越来越多元化的世界里,大一统的强迫性娱乐已经过时了。未来的出路是文化的多元化和个性化。

春晚小品《扶不扶》有句台词,人倒了可以扶,人心倒了就扶不起来了。这句话对于春晚正好适用,看待春晚的人心倒了,扶也扶不起来了。

唉,索性干脆点——不扶也罢!

春节寄语——真心向大自然道个歉

看了电影《私人定制》,再次应验了某位哲人说过的话——中国的牛人不过是些小聪明玩儿得还算可以的常人。粗粗比较一下《私人定制》和《甲方乙方》,这个结论还是站得住脚的。

但如果非要矮子里拔高个,《私人定制》里最后一部分“真心道歉”便是。大自然养育了我们,我们却为了眼前的所谓好生活而无情地伤害了她。如果大自然不是那么宽容和博爱,她一定会对给予那些以破坏自然而致富的经济精英们生命而感到后悔。

我们的先人倡导“天人合一”,但现实中带着铜臭味儿的“孔方兄”却将它轻易就击得粉粹。无知?贪婪?悲哀?我看,都是。只追求钱的民族是可拍的,也是不能长久的。

我常常想起在沙滩上挣扎的鱼,嘴张得大大圆圆的,因为没有水而死去。在北京,雾霾就笼罩在每个人的头顶上。呼吸着这样的空气,人感到头疼、恶心…… 如果这种情况继续恶化,北京人很可能就会成为沙滩上毙命的鱼。

为了能活下去,我们必须行动起来保护大家赖以生存的环境。在新春佳节之时,我们至少应真诚地对大自然说一声:对不起!

潘石屹和任志强们,即使没有责任感也应有羞耻心

朋友发微信,其中有下面这些话:

//@任志强:为啥不抓央视?这罪央视常犯。 //@潘石屹:多年来,国内一记者写我们的报道时,即不看财报,也不看公告,自己胡说八道。但不至于动不动就抓记者吧?一篇文章能把一个好公司写垮吗?

看了这些话,惊得我差点呆了。这两位不是炒地皮盖房子的捞钱达人吗?怎么身子一摇晃,一个变成了《红楼梦》里的葫芦僧法官,另一个变成了《水浒传》里当街骂人的泼皮牛儿了?

“这罪央视常犯”,谁有权这么说?应该是法官。不!即使是法官在调查取证审判之前也不能说“犯这罪”,充其量只能说是犯罪嫌疑人;说“一财经记者写我们的报道时自己胡说八道”,这不是在明显骂大街吗?再说了,难道你怀疑《新快报》的陈姓记者也在胡说八道?证据呢?

中国有句古话,钱能通神。没想到,这两位赚了钱的人不是拿钱去通神,而是同而皇之将自己变成了神。难怪神笑话人——人最大的弱点是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不知敬畏神还不罢休,更要登堂入室把自己变成神。

这不是么?腰里缠了一些叮当作响的银两就开始信口开河,要当法官判别人的罪,要当泼皮骂公众行走的街。

按说这两位成名前,许多媒体人鞍前马后地没少伺候;现在成名了,没有丝毫感恩之心不说,也没有必要如此穷凶极恶地虐待记者呀。在天主教教堂里,有木屋子是用来忏悔的。一些人有罪,别人不知但却天知地知他也知,他就会躲在木屋子里忏悔一番。中国的这两位,即使不信天主教,也没有忏悔之心,也应有些羞耻之心。至少说话要积点儿德,这样对子孙好。

作为人,名声提高了,道德水准和认识水平也应相应地得到提高。所以,公众人物就应该有点公众人物的样,说话做事也过过脑子。不然会有人诅咒:你们也不过是一堆肉和一滩血组成的寻常动物人,不仅没啥了不起,肉和血都腥味太足,喂狗都不吃。

如果不愿意在道德上对自己提高标准,但在遵守法律上你们也应等同于他人。你们必须清楚,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是宪法赋予每位公民包括新闻记者的权利。每一个人都有责任和义务捍卫《宪法》的尊严。

如果少几个这样的地产大佬,甚至再加上那个中联重科,我们失去的将是雾霾和污染,而获得的将是更多的蓝天和更清新的空气,我们的子子孙孙也将会有一个更加美丽的家园和地球;如果没有了新闻和言论自由,我们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个个陈姓记者,还有思想、科学、技术的创新以及我们子子孙孙的光明未来!

啥是小利?哪个是大义?大家要三思,舍大义而取小利实在要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