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易拆除的“布鲁塞尔墙”

世界上两个最大国家集团的总部设在布鲁塞尔:一个是最大的经济集团——欧盟;另一个则是最大的军事集团——北约。这两位“同居一城的伙伴”关系如何?最新一期《外交事务》(2010年5月/6月号)杂志上的一篇文章简洁而形象地给出了答案。

这篇文章的题目是《布鲁塞尔墙——拆除欧盟和北约的屏障》。作者是威廉•德罗兹迪亚克。此君既是美国德国协会主席,也是德国马歇尔基金会跨大西洋中心主任。文章认为,欧盟北约隔阂摩擦不断,仿佛彼此间矗立着一堵“布鲁塞尔墙”。在亚洲崛起的21世纪,美欧若想继续保持其“世界权力和影响力中心”的地位,就必须拆除这道屏障。

或许,德罗兹迪亚克只是想借用冷战期间分裂东西方的“柏林墙”打个比方。进而,在分析西方内部分歧的基础上,为西方仍然主导21世纪开出有效良方。无独有偶,在5月17日奥尔布赖特公布的《北约2020:确保安全积极接触》报告中也分析了北约和欧盟间存在的问题,并呼吁双方加强伙伴关系。

欧盟有27个成员国,北约有28个。其中,21个是交叉重叠的。于是,问题产生了:同样的国家,为什么在不同组织里,其利益目标竟然如此不同?其实,欧盟和北约的矛盾看起来扑朔迷离,但归结起来却很简单,即实质上是美国和欧洲的分歧。

首先是控制与反控制的矛盾。第二次世界大战几乎拖跨了整个欧洲。为了对抗苏联,西欧国家只好寻求美国的安全保护。于是,北约诞生了。但千万记住,北约是美国控制下的军事组织。在其中,西欧国家却是“听喝的小兄弟”。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后,西欧面临的安全威胁消退了。这些昔日的小兄弟便要摆脱控制、自强自立。欧盟不仅成立了自己的快速反应部队,而且还在欧盟理事会成立了欧洲防御局等军事组织,一心想丢掉美国的安全保护伞。可以说,在过去20多年中,这种控制与反控制的矛盾一直是欧美矛盾的主线。直接后果之一,便是欧盟和北约之间的“合作僵局”。

其次是厌战与好战的矛盾。上个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让欧洲人吃尽了苦头。痛定思痛,反战思想嵌入欧洲人的内心。在这种思想的主导下,欧洲人从煤钢共同体、再到经济共同体,最终形成目前的欧洲联盟。在和平环境下,欧洲人一步一步地加深了自己的一体化进程。而美国则不同。两次世界大战使美国成了超级大国。冷战结束,又将美国推上了惟一超级大国的地位。在这“一国独大”的环境下,美国发动了两次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2003年,美国发动第二次伊拉克战争时,法国、德国和比利时等国强烈反对,致使欧美裂痕扩大。在阿富汗战争中,英法等欧洲国家虽然在北约框架内也出了兵,但1800多人死亡已使欧洲的反战情绪越来越大。2010年2月,荷兰政府便因是否撤回本国在阿富汗战场的士兵问题跨了台。欧洲的反战情绪之浓由此可见一斑。

第三是增加还是削减军费开支的矛盾。中国有句老话,战争看似将士之战,实则钱粮之战。奥巴马似乎也清楚这一点。他上台后,一方面要求欧洲的北约盟国增兵,同时也呼吁欧洲国家大量增拨军费。奥尔布赖特的报告也警告“欧洲国家不要在目前经济危机的背景下削减国防预算”。据报道,美国的最新国防预算为7100多亿美元。而北约欧洲国家的国防预算总和才2800亿美元。在目前希腊债务危机日益蔓延的情况下,一些欧洲国家削减国防开支的呼声日渐高涨。

奥尔布赖特等北约专家小组在其报告中强调:“如果这种(国防预算)不平衡得不到遏制,将损害(欧美)联盟的凝聚力。”

数年前,北约政策规划办公室主任杰米•谢伊曾笑谈,北约和欧盟虽然同在一个城市,但北约若想跟欧盟通话,简直比跟沙特阿拉伯还难。由此看来,假如在欧盟和北约间存在“布鲁塞尔墙”,那么,它的砌成也并非一日。若想将之拆除,也不会是一日之功。

(原文见http://article.cyol.com/home/zqb/content/2010-05/23/content_324464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