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为奥匈帝国末代皇储 死为“共和国的忠实公民”

7月16日,奥托•冯•哈布斯堡(下文均称“奥托”)的葬礼在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的圣斯蒂芬大教堂举行。主持葬礼的是克里斯托夫•舍恩博恩红衣大主教,参加葬礼的有瑞典、英国、西班牙和比利时的皇家成员,卢森堡和列支敦士登的大公,还有格鲁吉亚总统、克罗地亚总理、欧洲议会议长和奥地利的高官。

葬礼的气氛是庄严肃穆的,场面是宏大壮观的,死者身份也是非同小可的——奥匈帝国末代皇帝的长子、奥匈帝国最后一位但却从未戴上皇冠的皇储、国际泛欧联盟荣誉主席、议政20年的欧洲议会议员……

当天下午,奥托和他一年前去世的妻子瑞吉娜公主被一起安葬在维也纳皇家墓穴。这座皇家墓穴1633年以来安葬了140多名哈布斯堡家族成员,其中包括12位皇帝和18位皇后。第二天(7月17日),按照哈布斯堡家族的传统,奥托的心脏被放置到了匈牙利的潘诺恩哈尔姆千年修道院。

在欧洲,哈布斯堡是个响亮而高贵的名字。从13世纪末期开始,其家族成员曾出任过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奥地利帝国皇帝、匈牙利国王、波希米亚(现在的捷克)国王、西班牙国王、葡萄牙国王等,几乎曾统治了全部欧洲。

仅从姓名学的角度来看,哈布斯堡是尊贵姓氏;在姓氏前加个“冯”字,也是贵族独享的特权。

奥托的全名是:弗兰茨•约瑟夫•奥托•罗伯特•玛丽亚•安东•卡尔•马克斯•海因里希•西克斯图斯•克萨韦尔•费利克斯•雷纳图斯•路德维希•加埃坦•皮乌斯•伊格纳蒂乌斯•冯•哈布斯堡-洛林。

这么长的名字,肯定是混杂了许多家族长辈的名字。这么做就更显得是贵族中的贵族了。

奥托1912年11月20日生于奥地利的赖歇瑙。4年后,其父卡尔一世即位奥匈帝国皇帝,作为长子的奥托自然成了准备未来登基做皇上的皇储。但两年后爆发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最终使风雨飘摇的奥匈帝国解了体。1918年,在奥匈帝国瓦解前夕,卡尔一世公开表示:“只要保留皇位,可以放弃一切政治活动”。但建立了共和国的奥地利不眷恋皇帝,卡尔一世全家被驱逐出境,而匈牙利也拒绝接受他们。从此,奥匈帝国的末代皇帝携全家开始了国外流亡生涯。

1922年,34岁的卡尔一世在恢复皇位的黄粱美梦中死于葡属马德拉群岛,未满10岁的奥托成为奥地利皇位继承人和哈布斯堡家族族长。

揣着空头皇冠的奥托到处流浪。瑞士、德国、西班牙和比利时他都呆过。由于笃信天主教,奥托在西班牙高中毕业后进入世界上建校最早的天主教大学——比利时鲁汶大学,并在那里获得了博士学位。

二战前后,奥托极力反对纳粹德国吞并奥地利。他积极游说斡旋,曾帮助1.5万名奥地利人(其中包括很多犹太人)逃离纳粹魔爪。希特勒对他切齿痛恨。

德军攻占比利时后,希特勒命令德军抓住奥托即可“就地枪毙”。他因此逃亡法国,但法国很快就战败投降。最终,美国总统罗斯福安排他到美国避难。

二战后,奥托回到欧洲,与落难公主瑞吉娜一见钟情并结了婚。

战后那些年里,奥匈帝国曾统治过的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克罗地亚等地都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并落入了苏联的掌控。奥托深知再当皇帝已是完全不可能了。

1961年,他不情愿地正式宣布放弃奥地利皇位,自称“共和国的忠实公民”。同年,西班牙独裁者佛朗哥允诺他死后奥托可出任西班牙国王,但他婉言谢绝了。

奥托拥有奥地利、匈牙利、德国和克罗地亚4国公民身份,但他及其全家却从1951年以来一直定居德国巴伐利亚的小城波京。1979年,他以巴伐利亚籍民盟党员的身份入选欧洲议会,一干就是20年。

当年的奥匈帝国,统治着大致相当于当今的奥地利、匈牙利等11个国家,国土面积仅次于俄罗斯。或许是出于皇家思想的熏陶,奥托总是摆脱不了“一统天下的帝国思想”。他一直主张欧洲一体化和欧洲统一,对欧盟的一体化进程做出了积极贡献。

1989年夏天,他组织了极具象征意义的匈牙利和奥地利跨境野餐会,将当时分割欧洲的“铁幕”撕开了一条口子。

东欧剧变后,奥托的追随者们曾想拥立他做匈牙利第一任总统,但他放弃了。他将主要精力用在了推动欧盟东扩上。直到去世,他还在为克罗地亚加入欧盟而呼号。

2011年7月4日,奥托在波京的家中去世。

在近百年的人生历程中,这位热衷于政治活动的末代王储一天皇帝也没当上。对此,他曾幽默地说:“作为议员,我感到很幸福。如果遇到一位愚笨的人,作为议员,我可以说他是一头驴;而如果是皇帝,我就只能称他是阁下了。”

仅凭这一点,奥托的一生是明白透亮的一生。

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说他是一位“伟大的欧洲人”。欧洲议会前议长波特林称他为“当代最不同寻常的人”。最新一期英国《经济学家》杂志(7月16日-22日)的简介更实在:“他是一位快乐辞世的人。”

(原文见http://zqb.cyol.com/html/2011-07/19/nw.D110000zgqnb_20110719_4-04.htm